非遗趣事
您的位置: > 非遗趣事 >

打铁——铁花飞溅炉火红

时间:2017-08-23   所属栏目:非遗趣事  
1:王惠君反复打磨着刚打好的菜刀,使其更加锋利。
 
2:店铺的墙上用粉笔写着打铁的订单。通常,一把锄头要70元左右,菜刀则更贵一些,要120多元。
 
3:王惠君将一把打好的锄头挂上货架。
 
4:将铁放在炉子上加热,使其软化。
 
5:趁着刚从炉上取出,铁还比较软,赶紧塑型。
 
6:淬火。这是个火候工夫。早了或是晚了,快了或是慢了,一块好料也要变成虚坯子,绝对会崩角。
 
7:打铁作坊里温度比较高。王惠君趁着间隙喝口水休息一下。
 
老话讲:“天下三样苦,打铁、撑船、磨豆腐。”现在的年轻人,也许很难见到打铁的情景了。
 
在鄞江镇悬慈村的一条老街上,有一家店铺名叫“惠君铁店”,店面狭窄,十分不起眼,“叮当、叮当”的打铁声贯穿整条街。
 
走进店铺,阵阵煤烟味袭来,屋子正中是个大火炉,炉前一个大铁墩。一旁摆放着铁锤、钳、铲、锉刀、锄头、钉耙,恍然置身于缓慢的旧时光。
 
63岁的打铁师傅王惠君一脸憨厚地笑着,尚是初春,他已被炉火烤得满头大汗。到了夏天,屋里温度更是有五六十度,一动就挥汗如雨。
 
17岁起,王惠君就跟着父亲学打铁,妻子王瑞英更是祖传。往日里,王惠君掌主锤,王瑞英当下手,夫妻配合极为默契。
 
来找王惠君打铁的人还真不少,宁波一些饭店的厨师会来定制各式菜刀,龙观、章水、洞桥等周边乡镇的农民也会来打一些柴刀、镰刀等农具。
 
说到打铁,王惠君如数家珍,打铁分为选料、烧料、锻打、定型、抛钢、淬火、回火、泽油等工序,每道工序都马虎不得。
 
在这些工序之前,先要生炉火,以往生火都靠手拉风箱,现在改用电动鼓风机。炉火一定得烧得旺旺的,否则铁不能到一定温度,很难锻打。
 
锻打这一步很关键。要凭目测不断翻动铁料,直至将铁料打成菜刀、锅铲或农具。中间铁块稍有冷却、变硬,就放入火炉中煨红,然后继续反复锻打至成形。最后再冷打。较大件的制品由3人锻打。
 
现代工业飞速发展,机械化逐渐替代手工作坊。打铁铺渐趋式微,有的地方甚至消亡。而且打铁手艺学起来很繁琐,做起来很累,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学,鄞江镇就只剩下“惠君铁店”这一家了。
 
2010年,鄞江镇打铁技艺列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也许过不了多久,打铁铺就会成为一段岁月的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