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非遗
您的位置: > 经典非遗 >

非遗活化有其道

时间:2018-04-04   所属栏目:经典非遗  

拱宸桥,杭州古桥中最高最长的一座,据说也是古代京杭大运河的南端终点。返乡游子在船头眺望,一见拱宸桥,便知是到家了。

  拱宸桥一带,亦为杭州近代工业的发祥地。桥边两岸,作坊林立,商旅不绝,端的是繁华无比。如今,桥东已生长出高楼大厦,桥西却仍保留原貌,成了一片历史保护街区。原来的厂房、仓库,纷纷变身为工艺美术博物馆,将旧时商铺里的活计都纳入其中——

  有扇博物馆。“杭扇”早在南宋时便为“五杭”之一,中国唯一一个以扇为主题的博物馆落户于此,想来也是理所当然。

  有伞博物馆。西湖绸伞闻名遐迩,油纸伞和雨巷更是江南最具标志性的风景,那么,中国第一家以伞为主题的博物馆伫立在这儿,同样毫不意外。

  有刀剪剑博物馆。春秋时期,吴越之地就最擅铸剑,到了明末,最著名的民族剪刀品牌“张小泉”也诞生在杭州,足见古代冶炼工艺的发展中,这方土地上的匠人功不可没。

  还有手工艺活态馆。馆里铺呈了十几个颇有特色的大师工作室,现场制作,随时参观,还可报名学习,亲自体验。其中不乏国家级非遗传承人。活态馆不仅是附近学校的培训基地,G20峰会时,还曾接待过各国首脑“夫人团”。

  若再加上河东的中国京杭大运河博物馆、浙江省非遗文献馆……难怪当地人会骄傲地说,这拱宸桥边,定是全国密度最高的博物馆区。

  今年的“大匠至心·传统工艺振兴杭州沙龙”,挑选这样一个地方作为主场,颇显用心。

  博物馆可以只展现历史,非遗却需活在当下。如果说传承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存的主动脉,那么普及推广就是它的毛细血管。沙龙的年度主题,便是探讨如何让传统工艺走进社区、走进时尚、走进设计,最后,融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。这个过程,被称为“活化”。

  文创是目前非遗手工艺项目最常见的活化方式。然而,大陆很多文创产品都是参考的台湾模式,各种伴手礼虽精巧,但大多是可有可无的小物件儿。想要让生活必需品也变成艺术化的、有文化特色的工艺品,还需要整合供应链,搭建起手工艺的产业化体系。

  将传统工艺发展为爱好、陶冶情操,也是其融入生活的一种方式。以后的孩子,在培养艺术修养时,也可以学雕刻,不求成为技艺顶尖的职业匠人,只是享受它带来的乐趣。这或是传统工艺在城市发展新路子,也正是我们一直提倡的“传承人群”概念——每一个亲手触碰非遗的人,都是传承人。

  清华美院陈岸瑛教授一直在帮助非遗传承人实现非遗的活化,其中有两个年画技艺传承人的故事令人深思。一个直接把年画印在布包、文具等衍生品上,反响平平——如今,大部分活化,还停留在这种简单粗暴的层面;另一个结合当地的信仰文化,策划“诸神的复活”系列产品,举办“脱单专场”“迎财神专场”等活动,年轻人亲自为自己迎的财神像描金,格外踊跃。

  两个传承人的不同境遇,让他十分感慨。“文艺复兴时期,一位基督徒拒绝用神父给他的基督像来做临终慰藉,因为他觉得那个基督像做工太粗糙,根本不可能承载神性。再想到去年的奶奶庙风波,我突然明悟,其实网友们鄙视的不是民间信仰本身,而是那些粗糙的、缺乏美感的信仰表现形式。”

  蔡元培先生曾提出“用美育代宗教”,可见“美”在生活中的重要意义。如今,人们对“美”的要求越来越高,传统的表现方式已经难以满足社会的需要。这可能是很多传承人所忽略的。由是观之,他们失去的,不是技艺的传承,而是美学的传承。

  百姓日用即道。先哲的这句话,用于非物质文化遗产,再贴切不过。归根结底,文化是一种生活方式。非遗项目有些代表着过去生活方式中的美好,随着社会民俗的变迁,它们只有寻觅到新的生活土壤,带来新的审美感受,方能安身立命。